首頁 > 民生熱點 > 正文

寫雷鋒“第一人”陳廣生:“從未想到,命運和雷鋒緊緊結合”
來源:人民日報中央廚房    作者:    點擊: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3-07   

  誰是書寫雷鋒第一人呢?是雷鋒的班長薛三元、雷鋒輔導過的學生孫桂芹、著名軍旅作家胡世宗、“全國學雷鋒先進個人”龍凡等家喻戶曉的公眾人物嗎?近日這些人參加的一場推介會牽動了公眾的心。沈陽警備區大禮堂,陳廣生先進事跡推介會上,一個崇高而又閃亮的名字展現在人們面前――陳廣生,抒寫雷鋒事跡的第一人。

  ”從此,自己的命運會和雷鋒緊緊聯系在一起。”

  多年來,寫雷鋒的文章不計其數,而陳廣生是這些作者中最早寫雷鋒的人。

  他既是雷鋒事跡的采寫人,又是雷鋒的戰友。

  雷鋒入伍的時候,陳廣生正擔任這個團的俱樂部主任,比雷鋒大了9歲。那時雷鋒剛入伍2個月,陳廣生發現這個小戰士很活躍,會吹口琴,寫黑板報這些宣傳方面的活又總少不了他的身影。于是把他招進戰士業余文藝隊,參加群口快板節目,與雷鋒共同生活戰斗了兩年多。

  那時,陳廣生未曾想到,從此,自己的命運會和雷鋒緊緊聯系在一起。

  1963年3月,陳廣生與崔家俊合作撰寫了《共產主義戰士雷鋒》一文,被刊登在《中國青年》雜志上,毛主席就是在期雜志上親筆題詞“向雷鋒同志學習”。

  從此之后,陳廣生便開始了對雷鋒事跡、人物形象的發掘、寫作。為了寫出一個真實的雷鋒,他經常要長途跋涉、遠離家人。

  1964年,組織上安排他去黑龍江搞社教,他卻主動要求去條件更艱苦的雷鋒的家鄉湖南望城,既搞社教又采訪雷鋒。這一去就半年多時間,連春節都是在雷鋒的鄉親鄧德和家過的。

  經過幾個月的辛勞,陳廣生帶回了幾大包關于雷鋒的第一手資料,130多斤的人,瘦到110斤,家人都認不出來了。妻子心疼他,陳廣生卻說:“不吃點苦,怎么能寫出真實的雷鋒呢。”

  陳廣生先后13次到雷鋒家鄉采訪,多次往返雷鋒曾經工作過的地方,潛心創作,發表了宣傳雷鋒事跡的通訊、散文、 報告文學、詩歌、評論等作品千余篇。

  近些年,陳廣生年紀大了,寫作起來越來越吃力了,然而,他卻好像是在和時間賽跑,白天黑夜不停地寫。2002年,人們原以為,年逾古稀的陳廣生該歇歇了,然而他卻毅然決定:把雷鋒的事跡編寫成電視連續劇。經過歷時一年的辛苦付出,《雷鋒》電視連續劇劇本和長篇紀實報告文學誕生了,成為獻給“紀念學雷鋒40周年”的一份厚禮。

  “一生只做一件事,筆耕不輟寫雷鋒。”這些年,陳廣生參加編寫的《偉大的戰士》《我們的朋友雷鋒》等有關書籍多達17種。其中,《雷鋒的故事》一書發行量達2000萬冊,創圖書發行之最,先后翻譯成英文、日文、西班牙文、越南文。

 

  “一生只做一件事,寫雷鋒。”

  一個人將自己全部精力投入到一項事業中,就會創造出令人驚嘆的奇跡。

  這些年,陳廣生先后擔任全國 100多所院校的校外輔導員,在軍內外作雷鋒事跡報告 1000余場,直接聽眾達百萬人次萬,家里至今收藏著1000多條紅領巾……

  “必須把雷鋒帶入新世紀,讓雷鋒精神薪火相傳、生生不息!”陳廣生主動加入省、市、區的“關心下一代協會”,主動上學校、走軍營、進社區,為青少年講理想、講傳統、講政治,對來自全國各地的信函堅持有信必復,經常寫信到深夜,竭盡所能教育他們像雷鋒那樣做人、做事,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傾注了大量心血。

 

  風里來、雨里去,下部隊、進校園,陳廣生動情講述鮮為人知的“雷鋒故事”,告訴世人“一個真實的雷鋒”,成為破霧清霾的燈塔。這些年,他收到的紅領巾、各種證書、校徽、紀念章、感謝信和賀年卡攢了一大箱子,但從來沒收過一分錢報酬。1979年底,陳廣生帶領沈陽軍區赴西沙慰問團深入海防前線慰問官兵,一個多月的時間,頂風浪、戰酷暑,馬不停蹄走遍西沙的大小島嶼,白天給守島官兵慰問演出,晚上給守島官兵講雷鋒故事,與守島官兵共同度過了一個十分有意義的新年和春節。

  2011年7月份,因患間質性肺炎,一住就是9個半月的院,先后4次報病危,生命垂危的日子里,還吸著氧氣分別接受了中央電視臺記者的采訪。采訪前,醫生嚴格要求時間不能超過20分鐘,可陳廣生一講雷鋒就興奮,結果講了1個小時,最后科主任不得不要求記者中斷采訪。

 

 

  “只要一息尚存,他就要把雷鋒的故事講到底。”

  2004年,他帶病完成了35萬字的著作DD《雷鋒在我心中》,半年時間,體重下降了20多斤。陳廣生說:“我是雷鋒的戰友,雷鋒一直活在我心中,活在我的筆下,捍衛雷鋒精神是我的使命。”

  只要一息尚存,他就要把雷鋒的故事講到底。

  2018年1月6日,陳廣生生命中的最后一篇日記,記載的是雷鋒小學書記、校長、大隊輔導員的名字,并承諾他們:出院后去學校看望孩子們,給大家講雷鋒的故事。

  陳廣生始終像雷鋒一樣嚴于律己、身體力行關心他人。在病重去世前還特地立下遺囑,不發布告、不通知親友、不送花圈、不設靈堂、不組織遺體告別儀式、不留骨灰。

  20天后,陳廣生主創著作的《雷鋒人生三部曲》,由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出版并向全國發行,只是名字被圈上了黑框。這就是一個老戰士最后留給世人的寶貴遺產。人們稱贊:活得高尚精彩,走得靜美無聲,陳老不愧為“新時代播撒雷鋒精神火種的先鋒戰士”!(陳連旺、胡玉軍、梁忠春參與采寫)(人民日報中央廚房?金臺點兵工作室出品)

責任編輯:     編輯:    

關鍵詞:

上一篇:已證偽!防癌、抗癌別再相信這些謠言!
下一篇: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調整2019年勞動節假期安排的通知

分享到: 收藏
天津麻将怎么玩